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,有一个理由去坚强

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,到哪里都是在流浪

面包情谊

前段时间,我每天中午都去楼下的711买面包吃。一个同事很搞不懂,为什么我每天中午都用面包解决吃饭问题。面包本是早餐或者作为下午茶时才吃的食物,这种东西在日常生活中出现一两次可以,人嘛,难免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,但是怎么能天天如此?有的面包里面还夹杂着几片菜叶,夹杂几片火腿,这便称为三明治,有的面包什么都没有,除了咀嚼时有麦芽糖的甜味,没有什么好吃的,简单到了极致。

我还多买了一份面包,当作下午茶,装作严肃认真地告诉同事:在日常食物身上,我们不应该要求太多地满足感。其实,我之所以天天吃面包是有原因的。并没有我说的那么高尚。因为我脸上很多黑色素,周末去医院点痣了,医生交代最好不要吃辛辣刺激的食物,做菜也不要放姜、酱油等。工作日没时间做饭,只能外面吃。外面的菜难免会放姜酱油等调料,所以我才想到吃面包。吃了一个星期的面包,我实在有些受不了。看到路边的火锅、串串、砂锅等好吃的,口水一个劲地吞,真的一点都不夸张。因为我平时吃饭简直无辣无肉不欢。但是为了脸上疤能够早点结痂脱落,我还是忍住了。

那时候我就感叹,其实不管是做事还是生活,心里有了一杆秤后,那杆秤早晚会平衡的。脸对于女人来说太重要了,为了美貌,忍受一点痛苦算什么呢?何况这根本不算痛苦,只是换了一种饮食习惯而已。后来脸上疤痕结痂脱落完后,我便胡吃海喝了一番。而后,没有了那杆秤,我便再也管不住我的嘴。不管是辛辣还是多酱油,我也不在乎。

不禁感叹,像我这样的人只有到了绝境才懂得回头吧。要不是脸上刚点痣坑坑洼洼,我估计再也体会不到一个星期连续吃面包的生活。忽想起康德说的一句话:所谓自由,不是随心所欲,而是自我主宰。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自我主宰呢?我们大多数都是随心所欲惯了,忽然换一种生活方式,便是不满。

之前,每天中午,我都在为吃什么而犯愁。吃面包的那个星期,我不再纠结。因为我心里告诉自己,我只能吃这玩意。不再纠结,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,吃饭仿佛有种神圣感,就如伊斯兰教吃饭前会祷告一样。买一杯酸奶,一份土司面包,午餐就解决了。在面包的世界里,好吃和难吃,差别并不会很大。这种简单的食物恪守着它最基本的守则:我只是一份用以果腹的食物而已,和幸福感并没有太大的关系;我代表着高热量,分量很足,仅此而已。

我现在中午吃饭都不纠结,直接公司楼下的711买份盒饭或者去对面的面馆吃面。哪几天吃面,哪几天吃饭,已经成了规律。而我的同事们,依旧愁眉苦脸,每天中午花半小时思考到底该吃什么。大部分人都希望在食物里找到幸福感,可惜的是,一旦有了这种想法,关于幸福的标准就会越来越高。原来吃个热腾腾的包子,你会觉得幸福,现在即使吃着山珍海味,也并不一定觉得好吃与幸福。

现在很多美食节目和视频,秀色可餐的食物,流传着中国文化。为了食物,人们往往逡巡于每一个小巷里,播撒着热切的目光和胃口。在那些随处可得的食物里,寻找着微小的幸福。

其实,在食物身上,只要微小的满足感,不就足够了吗?就如白开水配面包,是份多么朴素的情感,我永远不会在它身上要求太多,而它对我,亦永远不会构成任何负担。

最重要的是,吃完一个礼拜的面包,忽然回到家,吃一顿自己亲手做的平常的家常菜,那幸福感,几乎是铺天盖地的。

 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