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,有一个理由去坚强

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,到哪里都是在流浪

《芳华》:你触碰的何止是一代人

走进电影院排队的时候,看到几个年龄在五六十岁的阿姨叔叔排在前面, 当时我就在感叹,这该是怎样一部电影,吸引了众多不同年龄阶段的人前来观看。从电影院出来,我一句不不语。时间不太晚,脸上干了的泪痕,被这干燥的空气,寒冷的风爬过脸庞,脸被弄得生疼。城市的灯红酒绿,被这无边的夜色层层包裹着,这前所未有的无力感,这何止一代人的感叹。

芳华,不同的人笔下,就会挥发不同的味道。我想,对人性完美的渴求,不被岁月摧毁的主旨都是相同的吧。

“一个始终不被人善待的人,最能识得善良,也最能珍视善良。”何小萍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原著中她应该叫做何小嫚。我想电影之所以改名叫何小萍,这个萍字更加适合她吧。她从来都不被人善待。本就缺失父爱的她,随着母亲改嫁,总是被弟妹欺负。本以为进文工团,换个地,换了人,她不会再被欺负。可是她错了。说她善良,倒不如说她不识人间烟火。她特立独行,一个人去舞蹈室,一个人躲在被子里,一边给父亲写信,一边流泪。她的泪躺进每一个人的心里。我们不经意间,被她带回了那个年代,被她带到那个我们都有点相似的记忆里。百般滋味在唇齿间留恋咀嚼。回忆如潮水般将我淹没。

唯一善待她的人是刘峰。出身穷苦的刘峰处处与人为善,在年轻的文艺兵群体中实践着自己的朴素的美德。特殊的年代,他收获的却是五味杂陈的人生,从被信任、被学习,到被嘲讽、被背叛、被放逐,再到被怜悯、被理解、被敬重。伴随着复杂的命运曲线,始终有一个向上的坐标,指向积极的人生和纯粹的爱情。在生命的终点到来之前,当他与同样经历过凄苦人生的何小萍(嫚)相遇,一种历尽沧桑、穿越时空的力量瞬间迸发,跨过世俗的喧嚣,超越了一切宿命,完成了人生的涅槃。

谁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力,只是刘峰的爱情,在他人看来太卑微。他不该,他不值。一首邓丽君的歌,写的都是他的感受。他表达爱意的方式太过突然。一夜间,从英雄变为了嘲讽对象。他被调遣离开的那天,只有最能珍视善良的何小萍去送他。她早已把他视为那个最珍贵的人。可是呀,一句话,埋藏了十多年,最后只是说了一句:我想让你抱抱我。简简单单的话,字字戳人心。是不是你被孤立了太久,被看成异类太久,什么似是而非的感情感觉都可以拿来,变成你所需要的“那一种”关爱和同情。

大白菜冬天放在室外不会坏,移进温暖的室内,就坏了。细细体会这句话才恍然大悟。一个人的精神,长年冰冷刺骨无爱,已经习惯,突然一下成英雄,变楷模,世人称赞,反而崩了。这或许是因一个残酷时代,导致“扭曲”的人性吧。

他们两个就像盐和胡椒一样特立独行,与众不同。他俩不被世俗传染,就像莲,出淤泥而不染。一代人的青春随着时代的变迁,悄然消逝。“不由各自感叹,一代人的芳华已逝,面目全非。虽然他们谈笑如故,但是不难看出岁月对每个人的改变和难掩的失落,倒是刘峰和小萍,显得更知足,话虽不多,却待人温和。”这段是剧终的独白,让人意犹未尽。

严歌苓说:“人之所以为人,就是他有着令人憎恨也令人热爱、令人发笑也令人悲悯的人性。 ”人性就是一个矛盾体。看不得他人好,他人坏的时候又在嘲讽。多么可笑的人。人生,究竟是顺流直下的妥协,还是逆流而上的孤独。

好在,逝去的芳华,保留的还是那个不屈的灵魂。我多么希望,弹指光阴溜去,你我芳华,未曾面目全非。从不需要想起,也从来不会忘记。

 

 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