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,有一个理由去坚强

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,到哪里都是在流浪

倒影 ——归途(1)

(一)

农历一七年末,阳历一八年初,也即腊月二十五,我踏上了回乡之路。从九三年到一八年,整整25年的时间,从孩儿到成人, 从有到无,失去再拥有,这25年见证了一个人出生到成长的历程,25年足以诠释了生命的荣辱衰败。一八年初我见证了老人的衰亡。一八年,于我而言,注定意义非凡。总想记录点什么。过往的人,过往的事,叠加起来应是厚厚的一沓。但再回首,灯火阑珊处,那人已不再。如果我能活到一百岁,当然我只是一个假设,我已过完人生的四分之一。这一刻,我泪眼婆娑,这一刻,我更加懂得拥有。我不是怕生命太短,而是感叹命运的造化弄人,我不信命运安排一说,但冥冥之中,有些东西似乎确实注定。但这一刻,我已淡然对待死亡。

第一次坐飞机。晚上11点的机票,提前两三个小时到机场取了票,寄了行李。夜色渐深,机场里面的商店已经关门,空空荡荡的大厅,人逐渐减少,剩下的只有疲惫在空中飘忽。工作人员开始广播,候机的乘客要尽快过安检。好不容易等到23点,却听到广播播报因天气原因,飞机晚点。再看贵阳天气,雨夹雪。心情就如断了线的风筝,飘忽不定。很担心天气愈加恶劣,导致航班取消。

广播报道,天气好转,凌晨12点起飞。听,让人喜极而泣。一句话能让人心情精神抖擞,也能让人跌入谷底。恰似得与失,往往就在一瞬间。飞机刚起飞的时候,我便开始心跳。飞机从平地加速,冲向高空直入云霄时,第一次因升向空中而失重,我心跳加速。这种感觉不是单纯地如坐过山车般刺激,不是如坐摩天轮般兴奋。说不出到底是紧张还是兴奋,亦或因是两者结合,还是其他因素,心在这一刻,就如悬挂在枝丫的气球,想飞飞不走,任凭风的摆动。倘若我心有方向,不管外界与外镜如何,都可以获得一处栖息之地。这时候,我倒羡慕起那摆钟了,即使在动荡起伏中,也能回到平衡的中心点。就如大多数人一样,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即使回家,都是因时隔太久没回去,才有了回去的打算。家,于我而言,已经不再是港湾。一只放飞的气球,再也不会找寻回去的方向。飞机缓缓上升,离天空更近一步,也是离家更近一步。而我哽在心头的,是那道不明的情结。

漆黑的夜空,好像有魅影拂过,总让人浮想联翩。虽然想早点着陆,但是总觉得飞机在空中逗留的时间太短暂,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。得到而不知足,心灵得不到洗涤,灵魂从而总是左右摇摆,把满足弃之。假如天气恶劣,飞机停飞……所以人还是要懂得知足为好。凌晨1点20左右,终于到达了贵阳龙洞堡机场。下机后,等待取行李,困意阵阵袭来,眼已睁不开。取好行李后,出站台,一阵阵冷风袭来,深冬严寒侵袭了整座城,看见却摸不透,它的朦胧,有股野性的味道,生猛而腼腆。于这座城的印象几乎为零。生是这片天的人,这片地我却未曾踏足与留恋。之前两次都是因赶车,匆匆来,又匆匆走。陌生而又熟悉。订了酒店,还好有司机接送。到达酒店后,倒头就睡着。

梦中我梦见我拥有一个奇幻的水晶球,它能让我实现梦想,那里有一个大房子,有漂亮的花园,有新鲜的空气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我便小心翼翼顶着它走路。忽然电话想起,把我从梦中吵醒,水晶球破碎,梦没了。后来我想,人的生活不在于活多久,而是在于是否活得足够。就像这场梦一样,在梦中我能够享受天伦之乐,活出一刻的精彩,已足够。就连我自己都觉得,我是不是很没追求。一个梦就能让我得到满足,我是不是傻。

原来是父亲打来的电话,他已在等待接我一起归家。顾不了瞌睡虫的霸道刁钻,速速起床,赶去车站买票。

 

——  杺梓野   2018/5/24  22:00

——  未完待续

《倒影 ——归途(1)》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