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,有一个理由去坚强

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,到哪里都是在流浪

倒影 ——归途(2)

(二)

酒店到车站,距离不远。我是拖着行李走过去的。路上行人甚少。爬了一个小陡坡,再下电梯,已看到车站。这设计还真奇葩,房子建山上,下山还能做电梯。想必也只有贵州这地段,才能领略到吧。接近车站时,有提着大包小包的异乡人,因是和我一样。这座城,只是回家的换乘站而已。买到第一班车次的票,发车时间为早上九点。打电话给父亲报道。父亲急切的语句,问我怎不打个滴滴啥的多快,不用等车麻烦。我已买票,只能安慰他,叫他耐心等候。我已一年不见父亲,心里分外想念。我知道,父亲也不例外。从去年经历过一些事情后,我越发意识到亲情可贵,血浓于水。父亲于我,比我生命更可贵。下半生,希望我能让他过上好的生活。这一生,父亲太苦。为了我和弟弟,一个人背负所有压力,当爹又当妈的他,让我心疼。

若时间能倒叙,若我能挽回那段婚姻。若……

本想有时间再见见老友,好好玩耍一番,它的诱惑怎敌父亲的话语。给友人发了条信息,来过,下次有缘再聚。时间这样快。这样地快。快得抓不住记忆的线头。不知你变成了什么样。貌美如花,倾国倾城,想必都不为过。而他又变成了什么样,变帅,变胖,还是早已成家立业。记忆早已模糊,模糊了双眼,朦胧了视线。你们都还好吗?就如张爱玲所说,有的人,一转身,就是一辈子。再见,再也无缘相见。

天气阴暗,窗外雾气蒙蒙。眺望不到远方,手掌伸开贴在窗上,湿润小水珠印出掌印。我和这片土地,这么近,这么近。连呼吸都格外顺畅。起伏的山丘,远处的田野,多么熟悉,陌生的空气,熟悉的气息。心有了归属。我知道,它在等我。它在召唤我的灵魂。感觉身体在空中飘忽,变得越来越轻…..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睡着。醒来,已是十一点。三四个小时的路程,已过半。

父亲又打来电话,询问我到哪儿了,等我回去吃饭。我回他,不要等,到达后随便吃点就是。每每和父亲简短的对话,总让我心里倍暖。父亲从来就是顺着我,他的话我听,我说一,他也从不说二。因此,自从我懂事起,我和父亲从来没有争吵过。哦,对了,我们好像争吵了一次。大概六七岁的时候,我生病很严重,父亲抱着我,抓着我的手,母亲就在我背上刮痧(我们那治病的土方法),刮痧很疼,我使劲挣扎,哭着并大吵大闹,隐约记得父亲好像打骂了我。这是记忆中唯一一次,父亲打骂过我。现想起,那时的我,还真不懂事。错把父母的疼爱当惩罚的手段。思绪飞到九霄云外。记忆真是个好东西,仿佛让我重活了一遍。

转过神来。开启定位,恰经过丹寨地段,已接近凯里。每经过一段路程,看窗外风景,偶见枯藤老树,未见昏鸦。山间浓烟升起的农舍,羡慕住着的人家。看淡了钢筋水泥的冷漠,看透了灯红酒绿的绝望,心所向往的,该是这样的生活——小桥流水,鸟语花香,炊烟升起。

我很钦佩那种拿得起,放得下的大仙,放弃城市生活,回归田园。即使凡尘再污垢世俗,他们如莲,出淤泥而不染。他们心中追求的只有那如清泉般清澈的灵魂。我很喜欢的作者,庆山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

 

——     杺梓野  2018/5/26   0:33

——   未完待续

《倒影 ——归途(2)》

 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