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,有一个理由去坚强

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,到哪里都是在流浪

倒影——归途(3)

(三)

近了,近了。终于到达这片熟悉的土地,熟悉的天空,熟悉的空气。高速公路上就能俯瞰它的全貌,从头到脚,没有多大的变化。它紧紧依傍着两座山峦而建设,另外一头,清水江缓缓趟过,依山傍水,再美不过。好似一朵羞答答的玫瑰,羞答答地绽放着。

出高速路口,打电话告知父亲。父亲在二姑家等我,待吃完饭后,就坐三叔的车回家。下车后,拖动行李箱走出车站。环境还是改不了恶习,吐露着大量的灰尘。车一过,灰尘四处跳动,若来不及躲避,身上定让它蒙上一层。小县城就这副德行,有点滑稽,有些搞怪。政府人员只想着搞旅游建设,却忽视了清洁。拦了辆的士,装好行李,几分钟就到达目的地。从头到尾,四十分钟左右就能步行完毕的小县城,从最初一人2元钱,现涨到6元。物价变得越来越高。不知该可喜还是可悲。

二姑女儿,已在路旁等候。她,麦色皮肤,深邃眼眸,娇小的面庞,惹人怜爱。算是我和她初次见面吧。以前二姑很少带她回家,对她印象不是很深刻。见到父亲,忽然间泪水模糊了双眼,尽量不让自己低头,幸好还有眼镜挡着。他抬起手夹菜的时候,我再次心头哽咽。父亲又苍老了许多,双手粗糙布满老茧,短短的头发,白色占了大多数,深深的皱纹顺着脸颊爬了上来,而不变的是他那双深邃的眼睛。吃饭间,父亲说了很多话,聊起亲人的势利,说着家长理短。父亲话一多,我知道父亲醉酒了。以前我很讨厌父亲喝酒,一喝酒话特多,很不想听他唠叨。现如今,我能理解父亲。酒,对他而言,只是餐桌上能掩饰他内心孤独的东西罢。我简单回句,他人闲言碎语爱说多少,是他们自由,只要管好自己,何必在意那么多。我知道,父亲背负了太多。亲人的冷漠,我不是没有领略过,而是我已经看淡。父亲心肠太软,对人好。可他人却不领情,总是给人泼冷水。有时候是我们自己想太多,才让自己如此难受。

三叔打电话催促。吃完饭,匆忙放下碗筷,拿起行李,和父亲一同下楼。前排,已坐有其他两位客人。放好行李在后备箱,我和父亲坐后排。车开动,驰骋在清水江畔公路上。县城渐渐变得模糊。这座城,让人喜,让人忧。多少村民,拖家带口外出打工,就为了有朝一日能在县城买房。逃离偏僻、荒凉的农村。我也想给父亲安逸的生活。记得我刚毕业时,计划着两年时间存钱,然后在县城给父亲买房。倒不是我自己多么想逃离农村,一来给父亲一个家,再者我自己回家也方便。比起灰头土脸的城市人,我反而更羡慕农村人的田园生活。未曾想,我太高估了自己。每每和父亲通电话,心里头都不是滋味。我换了两份工作,过得并不如意。父亲体谅我,我回家花点钱,他总是抢着付钱。这让我心里更加难受。

 

—— 杺梓野  2018/5/26  21:20

——  未完待续

 

《倒影——归途(3)》

 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