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,有一个理由去坚强

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,到哪里都是在流浪

倒影——归途(4)

(四)

一路驰骋在蜿蜒的山路上,两年未见,说不变还是变化了许多。道路重新翻修了一遍,旁边的山脉上,已经在修建通往另外一个县城的高速。即使再陡峭再崎岖的山间,智慧无穷,开山凿坡,为了求生存发展,人们总是会想出法子。在我们这偏僻的山村,每一条道路的修建,都万分不易。每一条道路,不知洒下多少人的汗水,才修建完毕。

和其他村寨相比,我们村是最早修建公路的。不禁想起,在我三四岁的时候,外来修建公路的工人,在我家附近修建临时住所,那领头的叔叔还和父亲成了忘年交。他时常来我家做客,他和父亲一样喜欢抽烟。父亲还专门为他制作一个竹筒烟斗。竹筒烟斗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制作的,怎么实现能用它来吸烟。隐约记得,那竹筒里面注满水,他坐着, 一头放在地上,嘴往另一头不停地吸着。好像水还在呼噜呼噜地叫。小时候不懂事,拿来吸一口,呛得我很久才缓过来。那时,修路哪有像今天这般容易,一台挖掘机就能搞定百分之七八十,全都靠人们一锄一锄地挖,一点一点填平。不得不佩服那时的他们,陡峭崎岖的山崖,挖了10多米,竟能挖出一条平坦的大道。二十多年了,道路依在,一直以来都是村民通完外界的唯一大道。只是山间频发泥石流,导致道路坑坑洼洼。若没有他们,也许现在都没有公路。去年,政府终于大发慈悲,铺上了水泥路。人们的出行更加方便。

科技越发达的今天,机器代替了人工,一人一机器就能完成以前几十人才能完成的任务,时间也是越发的快速,可讽刺的是,道路却没有以前结实,马马虎虎的假工程。有些话不易多说,我并没有自己去改变,把希望寄托于他人身上,再无病呻吟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

途经商场,和父亲一起买年货。几箱高钙奶送爷爷奶奶,几箱水果送亲戚,其他就是散装的一些糖果。回家,对父亲和我而言,只是一种形式感的东西,已不存在实际的意义。叶落归根,人不能望本。回家,对父亲而言,心心念念的就是爷爷。他总和我说,有时间就回家看望爷爷。他年纪越来越大,害怕哪一天再也见不到了。我能听出父亲是哽咽着说的。爷爷选择和小叔生活后,没有一天好日子过,天天干活忙里忙外,却总是被小叔妈嫌弃。我和父亲多次劝他,让他不要这么累,去我家住,不要干活了,父亲给他生活费。可爷爷总是摇摇头。同是儿子,作为大儿子的父亲,父爱少得可怜,爷爷考虑的永远是小叔。使我寒心的是,趁家里没人的时候,爷爷和小叔就把家能用的都搬到小叔家,大到电器,小到碗筷,几乎都已被他们掏空。父亲初中的时候,奶奶因病去世,父亲因此放下学业,去外地挣钱,一边补给家用,一边支持小叔上学。十几岁的身板,不知承受了多少苦。想着,越发佩服父亲。现如今小叔却不懂感恩,自私自利。我想着都觉得心酸。父亲心地善良醇厚,从来不和他们计较。即使一时有气,也是往自己心里倒苦水。待他们一叫帮忙,依旧如故。我心疼父亲。

满头愁绪,无处安放。窗外的事物越来越熟悉,翻越这座山,就到家了。寄托于它们可好。如今,物是人非。这寒冬之季,恰道,流光容易把人抛,落了枫叶,走了娇。

 

 

—— 杺梓野  2028/5/27  15:49

 

《倒影——归途(4)》

 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