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,有一个理由去坚强

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,到哪里都是在流浪

倒影——屋子(2)

贾平凹说,人活在世上需要房子,人死了也需要房子,乡下的要做棺、拱墓,城里的有骨灰盒。人要这屋子有何用?有人的时候叫家,没人了叫什么?人去楼空,凄凄惨惨凄凄。更不用说是避风港湾。
站在屋外,徘徊许久。鸟,择良木而栖。人,连鸟都不如。我该去何方?我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。屋子在不一样的地方,价值不一样。城里人,为了房子不知闹了多少悲剧:因没房女朋友告吹了,为了房省衣缩食,不择手段。房地产,闹得沸沸扬扬。如今,再不比当初。没钱的人在城里,蜷缩在自个儿小窝里,如蝼蚁般。房子,钢筋水泥铸成的囚笼罢。城里的房子,失去了它该有的意义。
屋子叫家的,有亲人,有温暖。我们农村都是习惯叫家或者屋,城里人叫房。最开始去城里时,看到城里人,好生羡慕,羡慕他们的城里生活,富裕的生活条件。后来渐渐知道,城里人也不全都是幸福的。幸福的都是一样的,不幸的各有各的不幸。所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。为了生存,尽力罢了。生活变了许多,生活少了人,生活再也回不去的从前。但是,我还有父亲,还有亲人。至少我还有满满的回忆。有父亲的地方,就有家。现在,我很欣慰我能感受到这么清新的空气,耳闻黄鹂鸣翠柳,看到蔚蓝的天,拥有一个烂漫的童年。
我已经记不清还没有新屋的时候在老屋的生活经历了,那时候太小。父亲还在读初中的时候,奶奶因病去世。父亲放下学业,外出工作,支撑家用。后来父亲和母亲结婚。应该是在老屋生活了段时间。后来建了新屋,也就是现在的家,才搬离了老屋。老屋留给爷爷和小叔住。
我对童年的印象一半在老屋,一半在新家。老屋的印象是和爷爷弟弟一起生活。那时候我大概是读小学三年级,爸妈外出打工,弟弟还小,我和弟弟和爷爷一起生活。我是个很听话的孩子。一句话概括,勤劳朴实善良,再合适不过。邻里上下,都十分夸赞我。真的一点都不夸张。我白天上课,下课后回家做饭,帮爷爷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。上课期间,要是爷爷太忙,我就把弟弟带到教室去,和我坐一起。记得,有次弟弟打瞌睡睡着了,口水流在桌上,还被老师嘲讽。后来,每当弟弟粘着我,我总是骂他。每每想起,真的很痛恨自己年幼无知。若时光还能倒退,我一定要好好爱护弟弟,不让他受任何伤害。看小时候照片,那时弟弟多么可爱。而我还对他很凶。真的懊恼至极,可惜再也回不去,再也回不去。老屋,有一半是四爷爷家的,一半是我们的。爷爷兄弟比较多,一栋大房子分两个弟兄一起住。后来四爷爷家搬了,空了一半,另一半屋子,就是爷爷住。一楼是养牲畜的地方,二楼有一间厨房(方言叫火边)和厅堂,三楼有两个房间,一个房间是爷爷住的,另外一个房间是我和弟弟住。电灯还不是很稳定的年代,有时连续好几十天没有电。蜡烛算是奢侈品。爷爷砍来针叶树(方言叫重树,不知道叫什么树,应该就是叫针叶树吧),劈成一小块一小块的,点燃,当作蜡烛使用。厨房因长年生火,烟雾笼罩的原因,板壁都被熏黑了。爷爷、弟弟和我三人围着火炉吃饭,该是幸福的。幼时,总是盼望过年,因为过年父亲回家会带很多好吃的,还有新衣服。
后来爷爷在爸爸劝说下去新屋住。我和弟弟和爷爷就在新屋住了几年……
时光流逝,回忆满满。心里说不出,道不明的情绪,我想家了。

 

 

—— 杺梓野  2018/6/12  22:30

—— 未完待续

 

(二十多年前的老照片)

《倒影——屋子(2)》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