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,有一个理由去坚强

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,到哪里都是在流浪

倒影——我的小学(1)

记得在我大概四五岁的时候,因为只有我们寨子通公路,村里唯一的学校建在我们寨,学校由两幢木房组成,有个小小的空地,没有篮球架,插着一根木桩上面挂着一面国旗,算是操场。它建在萦绕村寨的溪流旁边。溪流把寨子一分为二。屋子聚集多的一半我们称之为大寨,反之称为小寨。我家是属于小寨的一份子。学校算是在寨中央。整个村里的人都来我们这上学。离家比较远的的学生则住宿。开学时候,他们背着被子来学校,放假了又背着被子回家。那时我很羡慕他们,小小的我认为那是件多么快乐的事情。那时对上学充满好奇,每每听小姑说起她们上学春游的趣事,就充满无限期待与幻想。我多次拉着母亲让她带我去上学。母亲和老师商量,都是说我年纪太小,然后就没了下文。

不幸的是,1998年那场洪水,小学全都被都洪水冲走,废墟都不曾留下。

1999年,学校重建,而且是砖瓦房。新校区,选择在一片荒芜的空地,很僻静。它离公路很近,对面是崖壁,崖壁上面树木茂盛,崖壁下面是溪流,学校再也不怕被溪流冲掉。新校区有篮球场。对于重来没有看过外面世界的我们,一切都是那么新鲜。新校区的修建,几乎聚集了全村人的力量。我还和大姑一起,去小溪边搬运细沙,好像细沙是称斤算钱的。新校区修建好差不多花了一年的时间。当大姑把结算的钱拿到我手里时,心里真的乐开了花,买了一根冰棍后,便把剩下的钱拿给母亲存着,留着等我上学后买书。5岁的我靠着自己的辛苦,挣下人生”第一桶金”。

我们那教育部不知道什么奇葩规定,小孩必须要满7岁才能上小学。六岁半,在母亲与老师的多次商量下,终于肯让我上学。在班上我年龄是最小的。还以为老师让我上学前班,留一级再上一年级,想不到上了一年,直接升到二年级。有次上台背诵课文,可能是比较紧张的缘故,鼻涕忽然掉下来了,台下顿时一片哗然,大家都笑了,我觉得很丢人。放学后,走在路上,还听到班上同学和高年纪学生在背后议论我,不时发笑。真觉得丢脸丢到家了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,从此再也不敢把鼻涕留下来。

家里没有表,早晨总估摸不了时间,有几次起床迟了,就在家里哭闹。怪父母亲没有叫我起床。边哭闹边抓起书包往外跑。上一年级,母亲给我买了书包。可是总觉得其他同学的书包比我的好看,回家还和母亲撒野。有次把书包随便扔在地上,想不到被弟弟尿在上面。我一直不知道,每次背着书包总能闻到一股尿味,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。背了一段时间,母亲才帮我洗书包。

一二年级,我成绩平平。直到三年级,换了数学老师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成绩忽然变得很好,特别是数学,还成为班里的学习委员。数学老师是新来的,个子高高瘦瘦,班上女生都觉得他挺帅的。可惜老师只教了我们一个学期就被调去教其他班了。真是惭愧,我现在忘记了他的姓名,只记得那时叫他”前老师”。

到了夏天,学校里中午要谁午觉。我们小学是长凳子和长桌子,都是两个人坐一桌。有趴在桌上睡的,有睡凳子的,还有爬到桌子上躺着睡的。我们女生还比较听话,有几个男生总是不安分,总是等大伙伏在桌上睡着后,就几个人一起偷偷跑到小河边去玩水,洗澡。恰好学校附近的崖壁把溪水汇聚一处,有三个深潭。胆小的就在浅谭玩水,胆大的都到深水里去,趴浮,立浮,还有仰浮,将小肚子露在水面。甚至还有更过瘾的,一人把一物品藏在谭底,其他人潜水到谭底找,又惊又喜。作为班干部又老实的我,当然不敢如他们般。不过有次在班上几个女生的怂恿下,我们也去玩水。应该是玩得太入迷,竟然忘记了上课。当听到预备铃声想起,我们便匆忙穿衣服,跑得太快,我还被石头绊倒在河边,衣服都湿了,头发也是湿的,不管不顾,直奔教室。因为每天中午老师都会布置作业,下午上课前都要上交。想起中午作业还没交,便充忙把作业收了上交到办公室。我交作业时头发蓬松,裤腿湿了,竟然被老师发现,以班干部带头贪玩,还让我写了检讨。后来我再也不敢中午去玩水。

 

—— 杺梓野 2018-06-23  23:29     (未完待续) 

 

 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