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,有一个理由去坚强

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,到哪里都是在流浪

倒影——高中岁月

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脑海里不知为何,总是浮现这句话。最近心里总在想,想着我们这一生到底为何,为何而生,为何而死。这一世,或喜或悲,该来的总会来,该走的总会走。一遍遍反问自己,你相信命运吗?嘴上不说,心里已在默默盘算。我是相信命运的。不是迷信,而是总觉得这一生已经冥冥中自有安排,就如张爱玲说,一转身就是一世。

还记得那年夏天吗?那年蔚蓝的天,振华足球场上铺满了绿油油的草。我们身上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。

体育课上,我们正在练习跨栏。没错,就是刘翔训练的那个跨栏。那时候我没有崇拜的明星,唯独他是我的偶像。那时崇拜的明星应该是周杰伦,林俊杰什么的才对,我就像个异类,看不懂她们追星的痴狂。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。我们都如此执着,执着于自己的世界,小小的感动,就让我满心欢喜。100米跨栏,这是要体育考试的,而我一个都跨不过去。想起刘翔,就让我充满精力,不断练习,不断练习。终于跨过了一道坎,想不到再试着跨另外一道栏的时候,不小心摔了一跤。已经忘记了那时的感觉,好像是刺痛了一下,便装作若无其事强行让自己站稳走正。本以为无大碍,应该几天就好。想不到一个星期后,脚越发肿痛,连走路都困难。星期六打电话和爸爸说了情况,但他又不在身边,只能拜托亲戚陪我去医院。当时去的市区中医药医院,拍照后脚粉碎性骨折,简直给了我当头一棒。必须包石膏固定住。包完石膏只能单脚踩地。亲戚扶我上公交,下车后又一路扶我到寝室。

回到宿舍后上厕所都是困难重重,一只手扶着墙,没有包扎的脚慢慢弯曲下蹲,另外一只手放在凳子上,包扎的腿不能弯曲,只能直着缓缓下落……感觉人生瞬间下落到了最低谷,之前承受了许多伤痛,都敌不过不能行动的苦楚。晚上一晚上睡不着,不知道怎么去教室,没有拐杖支撑。室友们个个若冰霜,平时嬉闹多年的同学,也没有多余的问候,我该怎么办?
难熬的夜,失眠的夜,漫长到窒息。不希望天亮,又怕这天黑。从来没有这么绝望的时候。脑海里想抹除这些痛苦的回忆,可已铭心刻骨。现在,若有失忆的药,我会不会服下?那时想必我肯定会,没有谁愿意承受莫名的悲痛。若现在不一定会,它们是我人生的一部分,若没有那些经历,也许没有现在的我。我不会感谢那些时光,只会感谢那时帮助我的人,真的感激涕零。
感谢文丹。我喜欢叫她文蛋,总感觉这样更加亲切。高一上我们一个班,一个宿舍,一起军训,我们上下铺。高一下分班后,她和我分班了。她勤俭节约,勤奋好学,骨子里一股男子气概,不是她多么魁梧,她反而比我还瘦弱。就是这么瘦弱的女孩,天天背着我在教室和宿舍里往返。能感觉到她脊骨搁着我,心疼着她。早上背去,晚上背来。中午下午还给我送饭。一个月啊。从来没有哪天落下。我们不在一个寝室,不在一个班,却是她对我最真。危难见真情,就是这样的吧。
感谢杨莫。莫莫,是我给她取的昵称。后来班上的同学都叫她莫莫。她成绩名列前茅,人缘也好。面相看着有点清高,接触后人相当好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们成了同桌。在我脚伤那段时间,她给予了我不少帮助,有时也接替文丹背我回寝室。后来,我脚伤半个月左右,班主任怕影响她学习,把她调换了座位。
人情冷暖,在困难的时候最真实。那时的班主任让人寒心,看到学子有难,不但没有想法帮助,反而让同学远离。这样的老师,这样的振华让人寒心到极点。幸好还有好心同学。感谢黄香,印象中她也背我过。感谢每一位帮助我的同学。
医生交代一个月后拆掉石膏。我最后一两个星期,心里不好意思麻烦文丹,于是提前10分钟下晚自习,然后慢慢挪回寝室。心里只想着快点到一个月,把这累赘脱掉。待拆石膏时间,高兴去医院拆石膏。石膏拆开,已经早已断裂,医生说效果可能不会太好,之前不应该走路。若让我再装石膏,简直要我命。管不了那么多,拆石膏后,脚一瘸一拐出医院大门,仿佛看到了最明亮的阳光。如放出笼的鸟儿,我如获新生。
后来和文丹买了件新衣服。给莫莫买了一本笔记本。什么都难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。物品只是我想到的最快速的罢了。

越是看着老实的孩子,其实内心越是叛逆。我就是这样。记得高二,国庆期间,穿着校服,我和文丹偷偷溜出学校,找了还算可以的理发店,我烫了头发。我也想不起那时为什么要这样做。也许是内心很渴望被关注吧。头发烫小波浪,也不知道那个理发师是新来的还是技术有问题,小波浪瞬间让人老了很多岁。那就是所谓的成熟。老师天天叮嘱,不许学生烫发披头发,这算是我学生时代最叛逆的事了。在学校我只敢把头发扎马尾。高三,小舅给我买了手机,不时臭美自拍。
网恋,游戏,小说总是环绕着那时的我们。憧憬着未来,渴望着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。却又自卑。不敢跨出那道门,因为还要回到现实,面临高考。高一时,文丹给我说了暗恋我的同班同学,帮他传递字条,还想撮合我们。那时,与其说是羞涩,倒不如说胆小懦弱与不喜欢后的惶恐,总是冷眼相待那位男同学,想方设法疏远他。现想起,讨厌那时幼稚无知,我若换种处理方式,也许不会伤了同学情,不会伤了他人自尊,也许能成为好友。
振华待了6年,虽只看我们这届的足球比赛,但是每一届都不免让草坪变得伤痕累累,也算是见证了每一届高三的足球联谊赛。没有电影里许多花痴女孩看男孩踢球的画面,没有拉拉队,只有我们嘶哑却粗犷呐喊的加油声。班中有一群男童鞋对足球充满热爱。下着蒙蒙细雨,依然在球场上挥洒热汗。

青春,仿佛离我们很遥远,却又仿佛就在眼前。伸手抓不住,睁眼看不到,这一切一切早已包裹在遗失的岁月里,越裹越紧,越裹越小,直到最后消失殆尽。物是人非。我们早已经习惯。

 

 

——杺梓野  2018/10/11  20:25:47  未完待续

 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